滨州文化

龙华寺民间传说三篇

2016-09-08 09:56:44 6680

【编者按】

博兴县历史悠久,文化积淀深厚,据该县县志记载,博兴县佛教文化自古就非常发达,博兴寺庙众多,尤以龙华寺为其中之经典,在龙华寺遗址,出土了大批佛教遗物,其质地之繁,出土数量之多,纪年铭文之全,价值之高,国内罕见。龙华佛文化作为博兴文化一张亮丽名片,在全国佛教界、考古界、文物界都有较高的知名度。而在博兴民间,龙华寺的精彩故事虽历经千年仍口口相传。今日,本报摘登《龙华文化研究与开发》中初绍庆编辑整理的三篇龙华寺民间传说,以飨读者。

隋炀帝重修龙华寺的传说

杨坚建立隋朝,定都长安,开创了辉煌的“开皇之治”,结束了近三百年的割据状态,实现了自秦汉以来中国的又一次统一。隋朝开皇年间疆域辽阔,人口众多,是中国农耕文明的巅峰时期。杨坚是西方人眼中最伟大的中国皇帝之一,被尊为“圣人可汗”。

可是,在家中,杨坚却是怕老婆出名,对于独孤皇后说的话,言听计从。独孤皇后,又是个醋坛子,她让杨坚一生都钟情于她,后宫的三千佳丽却遭到冷落。特别是在立太子这件事上,他听从了独孤皇后的建议,犯下了致命的错误。

建国后,杨坚立长子杨勇为太子,独孤皇后不喜欢杨勇,却偏爱杨广。杨广为了争夺太子之位,也费尽了心机:父皇到他府中巡视,他让宫女们藏起来,不准露面,只叫几个丑陋的宫女跟随左右,故意把家中的古琴线弄断,放上尘土,父皇看到后,认为杨广不近酒色,不贪图享乐,将来必定承其大业。有一次隋文帝暗地里叫来几个相面的先生,给他的五个王子相面,被杨广安排在隋文帝身边的杨素知道后,告诉了杨广。杨广花重金,买通了相面先生。相面先生在皇帝面前异口同声,说杨广有富贵帝王之相,又加上独孤皇后经常在皇帝耳边吹风,隋文帝便废杨勇太子位,立杨广为太子。

仁寿四年七月,皇帝病重,皇帝的一个妃子宣华和太子一同侍候皇帝,有一天,皇帝看到宣华两眼泪痕,问起原因,宣华对皇帝说:“太子无理!”

隋文帝大怒说:“畜生何足付大事,独孤诚误我,速召吾儿进宫。”

大家要去叫太子,皇上说:“召勇儿。”

杨素知道后,立即告诉了太子杨广,太子杨广当时吓得面如土色,他知道父皇这是要废他的太子地位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他带领自己的侍卫和张衡,闯进仁寿宫,只听见仁寿宫里传出几声凄惨的喊声,血溅屏风,接着杨广以太子的身份宣布皇帝驾崩,自己继皇帝位。改仁寿为大业。

杨广即位后,假传皇帝遗诏,杀了原太子杨勇和他的儿子们,并且强行霸占了他父亲的夫人宣华。

杨广荒淫无度,大兴土木,大征徭役,人民苦不堪言。

这一年冬天,杨广得了一场大病,整天恍恍惚惚,到了夜晚就听见整个皇宫里面,响起了父皇那凄惨的喊声,屏风上那喷洒的血迹时时刻刻晃动在眼前。刚一闭眼,父皇就出现在他的梦中:“你这畜生,弑父、杀兄、蒸母,残杀同胞侄子,你不得好死。”他夜不能寐,经常从恶梦中惊醒。

御医也看不出什么病症,道士和尚请了许多,又是念经,又是做道场,丝毫没有效果。

这一天,皇宫里来了一位老道,他见到杨广对他说:“因为你做了伤天害理之事,所以你的父皇前来索命,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你。”

“什么办法?”杨广迫不及待地问。

“为你父皇修建宝塔,安慰灵魂,再立一块功德碑,彰显你父皇的丰功伟绩,方可保你平安。”道士说。

“我还有多少寿限,将来后事如何?”杨广问。

老道士笑了笑说:“天机不可泄露,不过后事么——必被下人所害。”

杨广听了大怒:“你这妖道,妖言惑众,来人,推出去斩了。”

从外边进来几个侍卫,抓住道士往外就走,道士看了看杨广,哈哈大笑。杨广听了,顿觉毛骨悚然。

杨广杀了道士,唤来心腹大臣,商量建宝塔立碑之事。

有的大臣建议修建在京城,有的建议修建在别的地方,最后杨广说:“修建在京城,离朕这么近,父皇天天来吓唬朕,还是修建在别的地方吧。”

杨广派心腹大臣,到外地查看,选择修建宝塔的地址,又命大臣撰写碑文,一旦选好地址,立即把碑立起来。

过了几天,外出的人回来了,他们告诉杨广说:“在山东博兴,有一座龙华寺,修建于北魏太和时期,寺院虽然有些破败,但庄重气派,有皇家的特色,我看在那里修建宝塔立碑,最为合适,那里离皇城比较远,环境优雅,皇上你看怎么样?”

杨广沉思了一下说:“好吧,把父皇灵魂安顿在那里,就不会天天来打搅朕了,再把龙华寺重修一遍,塔么——就叫龙华塔,碑就叫龙华碑,在碑额上一定要写上‘奉为高祖文皇帝敬造龙华碑’,碑文要历数父皇的功德。”

大业四年,龙华寺修葺一新,龙华塔就矗立在龙华寺大门内的正中间,龙华塔的前面有一座碑亭,里面安放了龙华碑。

四月的一天,大隋皇帝杨广,率文武百官来到龙华寺,举行揭碑仪式,寺中和尚跪在大门外迎接,皇帝来到大门前,看了看大门上的对联说:“‘进寺门参禅拜佛,回家后积德行善’。这幅对联也要改一改,父皇灵魂安顿在龙华寺,他就已经成佛,会保佑我们大隋朝千秋万代的。”他沉思了一会儿说:“笔墨伺候。”

一位和尚端来笔墨,放在桌案上,杨广略一思索,提笔写了一副对联:“佛心仁慈不责众生过错,皇恩浩荡甘为全民祈福。”

众人跪倒,高呼万岁,老和尚双手接过对联说:“我叫能工巧匠,用檀香木雕刻出来,挂在大门外,让大家都知道皇恩浩荡。”说完,退了下去。

杨广来到龙华碑前,焚香祈祷,然后跪拜,众大臣和全寺院的和尚也一起跪拜。

三拜九叩之后,杨广走上前,把龙华碑上面的红绸子,揭下来,众大臣又行三拜九叩之礼,高呼万岁。

揭碑仪式完成后,杨广率百官回皇宫去了。

粪土当年万户侯,帝王将相都已经被历史所淹没,龙华塔也不见了踪迹,只有那块龙华碑在向后人讲述着当年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C:\fakepath\0900主片.JPG

龙华碑传奇

在博兴县博物馆中,珍藏着一块龙华碑,据碑文记载,这块龙华碑雕凿于隋代,碑文是我国的隶书向楷书转化的字体,其书法价值和雕刻艺术在我国占有重要的地为,同时还有重要的考古价值,堪称博兴博物馆内的镇馆之宝。可是,有的书上记载,龙华寺和龙华碑在河北的赵县,这是为什么?其中有着一段精彩的传奇故事。

宋朝中期,在河北赵州(现在的河北赵县)有户姓赵的人家,其家主人是个古董商,名字叫赵武德。赵武德坑蒙拐骗,挖坟掘墓,为了得到一件古董,不惜一切,因此人们都叫他赵无德。

这赵无德,在古董界里,可是行家里手,什么名人字画,古玩玉器,只要从他眼前过,他都能分出个真假来,估算出它的价值。为此,他发了大财,是当地一带的富商。

有一天,他的一位好友赵贪财,来到他的家里。赵贪财是一位商人,走南闯北,可以说见多识广,他来到客厅里,四下里打量了一下,只见墙上挂满了名人字画。赵贪财一边看着,一边说:“你从哪里买来这么多好东西?”

赵无德听了笑了笑,指着墙上张芝的草书说:“你看,这张书法,是汉朝张芝的真迹,张芝可是有名的“草圣”,这张作品,是我花了几百两银子买的。”

赵贪财听了,惊得张着嘴,舌头半天没有缩进去,过了一会儿说:“我的天,这么一张纸,竟这么值钱,真是隔行如隔山啊。”

赵无德指着欧阳询、颜真卿、柳公权的拓本说:“这些人都是大唐著名的书法家,他们写的字可值银子了,就这么一张拓片,每幅百儿八十两银子的也买不到。”

赵贪财惊奇的问:“拓片也这么值钱,我到过山东博兴一带,那里有座龙华寺,寺院里有一座龙华碑,那可是隋朝的东西,上面的字就连我这外行,看着都很好,去那里拓片的人可多了,整天络绎不绝。”

赵无德听了,两眼发直,紧紧地盯着赵贪财说:“我也听说过龙华寺,寺里有一座龙华碑,可我没有见过,这样吧,你带我到哪里去看看,怎么样?”

两人商量好了,赵无德给赵贪财50两银子,赵贪财带赵无德去博兴龙华寺。

过了两天,一大早,赵无德和赵贪财上路了。

这天他们来到了龙华寺前,看到寺院的雕檐画栋,大有皇家寺院的气派,大门上有一副对联,上联是:进寺门拜佛参禅,回家后积德行善。

他们来到院子里,看到一座碑亭。赵无德走上前一看,顿时惊呆了,嘴里不停地说着:“太美了,太美了,简直就是一副画。”

赵贪财笑了笑说:“赵大哥,明明是石碑,怎么你说是一幅画?”

赵无德笑着说:“这个你就不懂了,你看这碑额上的几条龙和火焰宝珠,造型优美生动,体态矫健,龙爪雄劲锋利,那遍体的螺旋形火焰,那张大的嘴巴,鼓凸的眼睛,那上甩旋转的尾巴,似蓄势待发,静中有动,气宇轩昂,显现出腾云驾雾,顶天立地的气势,多么有神韵,真是太美了!你再看,这碑额上几个字‘奉为高祖文皇帝敬造龙华碑’ 阳刻飞白篆书,特别是这些字的‘点’,都像未开放的莲花, 加上周围的龙和火焰宝珠的图案,不像一幅画像什么?真乃隋朝天下第一碑也!”

赵贪财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你这么一提醒,看起来还真像一幅画。你说说碑上的字怎么样?”

赵无德脱口而出:“好,实在好,碑文的楷书,章法采用纵势,字型长方。用笔以方为主,方圆相间,一笔不苟,骨正,肉丰。细观之,它的结体讲究,开合有致,借让得当,高低错落有致,左实右虚,气息流通,横、竖、撇、点、捺、钩、提各具特点,好!实在好!”

赵无德正滔滔不绝的讲解着这碑文的好处,有几个人拿着白纸和墨来拓印碑文。赵无德看了眼前一亮,心想,我何不也照此去做。

赵无德给了赵贪财五十两银子说:“你也赶快去置办些纸墨来,咱们也拓印几张带回去。”

赵贪财接过银子问:“赵兄,买多少纸和墨。”

赵无德说:“这五十两银子,全部买成纸墨。”

找贪财听了,看了看赵无德那痴迷的样子,转身走出了龙华寺,他花了三十两银子,买来了纸和墨,剩下的二十两银子装进了自己的腰包。赵无德明知道其中有诈,也不去过问。

有了纸和墨,赵无德开始拓印,他一张接着一张,来拓印的人,看到有人拓印,也就无可奈何地离开了。白天,赵无德拓印,晚上赵贪财拓印,就这样经过了七天七夜,把买来的纸张全部拓印完毕,他们才回到了旅店,准备明天打道回府。

晚上,赵无德怎么也睡不着,他穿上衣服起来,望着桌子上的碑文拓片,仿佛是一片白花花的银子。眼前又出现了人们络绎不绝去拓印碑文的情景,他打了一个冷战,连忙把赵贪财叫了起来说:“赵老弟,今晚,你去把那碑文给我毁了,回去后,我再给你五十两银子。”

“毁了,为什么?”赵贪财不解的问。

赵无德诡秘地一笑说:“俗话说,物以稀为贵,你也看到了,去拓片的人那么多,这拓片还值钱么?你去把它毁了,哪怕是毁掉一部分,咱们这些可就值大钱了。”

赵贪财想了一会儿说:“不行不行,那可是亵渎皇恩,犯死罪的。”

赵无德笑了笑说:“什么亵渎皇恩,这块碑是隋朝的,那隋朝皇帝死了都几百年了,谁还来管。”

赵贪财说:“赵兄,照你这么说,虽然不犯罪,那也是缺德的事啊!”

赵无德笑了笑说:“什么缺德,做人不缺德,你就挣不到银子,那你就会祖祖辈辈受穷。这样吧,我给你五十两银子,干不干?”

赵贪财想了想说:“好吧,你说话可要算话,千万不要反悔,你如果反悔,我把你也抖擞出来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”

这时,他听了听外边的更点,正好是三更天气,赵贪财拿上锤子,钢钎走了出去。

他来到石碑前,心想:这赵无德真正缺德,为了银子,竟让我也干这缺德的事情,我可不能全部毁了,让子孙后代来骂我。

想到这里,赵贪财拿着锤子钢钎,来到碑前,把后面部分的字,全部毁掉了,他又想毁掉前面部分的字,就在这时,他听到有人来,便扔掉了锤子和钢钎,慌慌张张的逃走了。

赵贪财回到了旅店,把经过对赵无德说了一遍,赵无德非常高兴,两个人便连夜离开了旅店。

回到家后,赵无德在每一张拓片上都写上:龙华寺 龙华碑 赵州。并盖上了“赵氏收藏”的印章。

过了几天,赵贪财找上门来,讨要那五十两银子,赵无德如数把五十两银子交给了他。赵贪财接过银子,欢天喜地回了家。

没想到过了几天,赵贪财又来讨要。

赵无德生气地说:“赵贪财,我承诺的五十两银子已经给了你,你还想怎么,真是贪的无厌。”

赵贪财也不生气,嬉皮笑脸地说:“那五十两银子我花光了。”

赵无德生气地说:“你花光了怪你自己不节约,怎么还来我这里讨要,咱们两个已经两清了,谁也不欠谁的。”

赵无德听了生气的说:“赵无德,两清了?你毁坏龙华碑,犯的可是死罪,你想骗我,你认为我不知道,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。好吧,你等着瞧。”

说完就要往外走,赵无德连忙陪着笑脸拉住他说:“赵老弟,我是跟你闹着玩的,干么生这么大的气,来来来,咱们先喝上一壶,不就是要五十两银子么,好说,今天我就给你,以后你什么时候缺了钱花,尽管来我这里拿。”

赵无德沏茶倒水,非常热情,一会儿酒菜摆上了,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,不长的时间赵贪财已经喝了个半醉,赵无德看了看他,冷笑了一下,趁着赵贪财不注意,把毒药放在了赵贪财的酒杯里。

“来,贪财老弟,咱再喝这一杯,我再给你拿上五十两。”说着赵无德一饮而尽。

赵贪财看了看赵无德,也端起来一饮而尽,一会儿,赵贪财肚子里一阵疼痛,嘴角流出了鲜血。

赵无德看了看,冷笑了一下说:“赵老弟,你到阴槽地府去要银子吧,没想到,你这么贪财,现在明白也晚了,你就死在这贪财上面。”

赵贪财身亡后,赵无德在自家后院刨了个坑,把赵贪财埋了。

赵贪财的家人,看到赵贪财到赵无德家里去要银子,一直到傍晚也没有回来,他就到赵无德家里去找,却说赵贪财没有来过。赵贪财的家人连忙到赵州知府里报了案。

经过赵州知府仔细勘察,确定了凶手就是赵无德,并且从他的后院里挖出了赵贪财的尸体。

赵无德被判了个秋后问斩,并且被抄了家,从他家里找到了龙华碑的拓片,连同金银财宝,一块运到了府衙。

知府大人把那些拓片窃为己有,让他的亲戚家人高价卖出。因此,在赵州一带,龙华碑的拓片格外多,并且都是全本,由于上面有“龙华寺龙华碑赵州”字样,人们一直误认为龙华寺和龙华碑就是在河北的赵州(现在的河北赵县),一直误导了人们几百年,直到现代,龙华寺遗址的发现,又经过专家考证,才还原了真相。

C:\fakepath\0900蝉冠菩萨正面.jpg

断臂菩萨

东魏天平年间,在博兴县有一位石匠,姓张,人们都叫他张石匠。他的手艺,全国闻名。他雕刻的龙凤,活龙活现,各种动物、人物栩栩如生。

张石匠妻子早亡,膝下一女叫秀娥,芳龄十八,长得如花似玉,知书达理,贤惠聪明。来她家提亲的都踏破了门槛,秀娥却没有一个中意的。

天平元年,东魏孝静皇帝元善見信奉佛教,要求在全国各地修建庙宇,号召人们拜佛念经。

当时,博兴县境内,要建一座龙华寺,雕刻佛像的责任就落在了张石匠手中。

张石匠到山区选好了石料,运到龙华寺,开始动手雕凿。

当时龙华寺监工叫做吴良心。他是知府的小舅子,他依仗着姐夫是知府,仗势欺人,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,一直到三十岁,也没有哪个良家姑娘嫁给他。

经过三年多的时间,龙华寺终于建成,剩下的只有安奉佛像。由于佛像多,石匠少,进度缓慢,吴良心就盯在工地上,不让石匠回家,日夜加班,吃饭的时候都是由家人送到工地上。

这一天,秀娥去给父亲送饭,迎面走来吴良心,他看了看秀娥,简直被她的美貌惊呆了。

吴良心跟着秀娥,来到张石匠跟前,嬉皮笑脸地说:“姑娘,多大了,找婆家没有?没有,我给你找一个?”

张石匠看了,没好气的说:“不劳吴大人费心了,闺女有了婆家了?”

张石匠吃完饭,秀娥收拾碗筷回家,走在半路上,突然,从庄稼地里跳出几个人来,手里都拿着刀,为首的就是监工吴良心。

吴良心走上前,淫笑着说:“姑娘,怎么样,今天就和我回家成亲,亏待不了你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往上凑,伸出手来拉秀娥。

秀娥一看跑不了了,干脆,一不做二不休,宁可死也不受辱。她抡起巴掌,照着吴良心脸上就是一个耳光。

吴良心气极了,咬着牙说:“你竟敢打老子,来,把它捆起来,抬到我家去。”

就在这时,来了一位姑娘,一手拿着莲花,一手拿着拂尘,大声喊道:“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竟敢欺负良家妇女?”

吴良心看了看姑娘,面相方圆,弯眉细目,微翘的嘴角饱含笑意,真像仙女下凡。笑着说:“好,又来了一位,我都要了,给我把她也捆起来。”

大家围过来,只见那位姑娘挥动拂尘,三下五除二,把那几个人打倒在地。走到秀娥跟前,给他解着绳索。

吴良心看了从背后拿着刀悄悄地走过来。

“恩人,小心!”秀娥高喊了一声。

那位姑娘连头都没有回,把拂尘往后一甩,那吴良心,倒退了几步,扑通一声仰面摔在了地上。

就在这时,张石匠带着几个人跑来,吴良心看了,指着张石匠说:“你竟敢叫人谋害我,等着瞧。”说完带人一溜烟地跑了。

张石匠来到姑娘面前,连连致谢:“谢谢你的救命之恩,不知恩人姓甚名谁,家住哪里,我以后亲自登门道谢。”

姑娘笑了笑说:“路见不平,出手相助,是我份内之事,不必道谢。”说完,转身不见了踪影。

所有的雕像基本完工,大殿里的释迦三尊像由张石匠亲自雕刻,也全部完工,只剩下一尊单体协侍菩萨像,还没有动工。

孝静皇帝传来谕旨,三月三要驾临龙华寺拜佛。剩下不到半月的时间了。

吴良心不怀好意地把雕刻协侍菩萨的任务交给了张石匠。

张石匠选好石料,心里琢磨着怎样雕凿,这时,救自己女儿的那位姑娘出现在眼前,他挥动锤子和钢钎,日夜不停,几天的功夫就完成了。

龙华寺里所有的雕像全部落座,州府的官员都来观看。吴良心跟在众人后面,到协侍菩萨前时,吴良心觉得面熟,仔细一看,不觉大怒,那尊菩萨像,就是那天打他的那位姑娘。他悄悄地来到他姐夫面前,凑在耳朵边细说了一遍。

知府听了,命人把张石匠捆在寺内的一棵树上。知府说:“张石匠,你竟敢把凡人雕凿成菩萨,这是亵渎神灵,也是欺君之罪,应该满门抄斩,念你雕佛有功,砍掉你的双臂,让你的女儿到吴良心家中为奴。”

上来两个刽子手,挥起大刀,照着张石匠的左右臂砍去,围观的人吓得都惊叫一声,闭上了眼睛。

说时迟,那时快,张石匠的女儿,跑过去,伸开双手,只听见“咔嚓咔嚓”两声响,秀娥的两只胳膊被砍掉了,顿时鲜血直流,张石匠大喊一声:“我的女儿,也昏死过去。”

过了一会儿,秀娥两只胳膊慢慢的长了出来,大家都万分惊奇。这时,一位衙役跑过来说:“知府大人,你快到大殿里去看看,菩萨的双手没了。”

知府来到大大殿里面,也惊呆了,只见协侍菩萨的双臂,不知去向。皇帝就要来了,再重新雕刻已经来不及了,知府找来能工巧匠,雕凿了双手,可怎么也安不上。

三月三,孝静皇帝来到了龙华寺,看了建筑和雕像,万分高兴,来到协侍菩萨面前,看到胁侍菩萨天衣褶纹流畅自然,璎珞疏密得体,姿态端庄秀气,连声称赞。

看到菩萨没有双臂,脸色陡变,问:“如此精美的雕像,为何没有双臂。”

有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孝静皇帝。皇帝大怒,吴良心判了死刑,知府也削去官职,发配到伊犁,永不录用。

失去上臂的协侍菩萨静静的站在大殿里面,观看着沧桑的变化,一站就是几百年。

(初绍庆)

copyright
责任编辑:
滨州文化

请您评价:
评价汇总:
1星 0
2星 0
3星 0
4星 0
5星 0
热门评论